【馬航空難真相(三)】千里之外海灘上的線索

  • 时间:
  • 浏览:24

  浩瀚印度洋周邊是數萬公里的海岸,撿拾客機殘骸要從哪裡下手?

  在法屬留旺尼島上的一次淨灘活動,意外成了搜尋失事客機的起點。

  一開始,吉布森到了緬甸碰運氣,只因這裡原本就是他打算造訪的國家。他到當地海邊,搭著村民的漁船,到了幾處海灘。雖然沒有找到任何和MH370的相關殘骸,他還是請村民們幫忙留意,並留下了自己的聯絡電話。之後,他也到了馬爾地夫,羅格里德斯、和模里西斯,依舊一無所獲。

  到了2015年7月29日,在法屬留旺尼島的淨灘活動,出現了一個約六英呎長似乎是機翼的碎片。發現這個碎片的工作人員貝格把消息告知了當地的電台。一個調查小組隨後趕到,他們很快辨認出它是波音777型客機上的零件——在機翼上稱為「襟副翼」的面板。上面的流水序號顯示它屬於馬航MH370客機。

  原本由雷達訊號所做出的推論如今得到了實體的證據,飛機的確在印度洋慘烈地化成了碎片。即使懷抱一絲不切實際幻想的家屬如今也知道,飛機上的乘客斷無生還的可能。

  吉布森也馬上趕到了留旺尼島。他找到了貝格,貝格帶他到發現飛機襟副翼的海灘。吉布森對找到其他殘骸並不抱太大希望,因為事實上法國政府已經做了後續的搜查但沒有任何新發現。在南半球低緯度地區漂流物由東向西移動需要花一點時間,而襟副翼因為可以部份浮出水面,它在海中照理說會比其他殘骸移動的速度更快。

  吉布森隨後飛到了澳洲,與兩個海洋學家進行討論。一位是西澳大利亞大學的帕提亞拉奇,另一位是澳洲主持馬航客機搜尋任務的運輸安全局顧問葛瑞芬。這兩個人都是印度洋的洋流和風向的專家。葛瑞芬多年來追蹤研究海洋的漂流物,他設計了一套模型試圖分析飛機襟副翼漂流到留旺尼島的可能路線,希望能回推客機失事地點並縮小海底的搜尋範圍。吉布森想知道的,則是漂流物會漂向何處。對專家來說,這個答案比倒退失事地點更容易許多:殘骸漂流的終點應該在馬達加斯加的東北部,以及莫三比克海岸。

  吉布森先選擇了莫三比克,原因是他沒去過,正好可把它納入自己環遊世界的第177國。他在2016年2月抵達當地海邊。他付錢請當地名叫蘇雷曼的漁夫幫忙,蘇雷曼開船載他到外海的沙洲上找尋漂流物。沙洲上有各式各樣的海水沖刷上來的垃圾。兩人搜尋了一陣子,蘇雷曼把吉布森叫了過去。「這是MH370飛機的嗎?」他手上拿的是一塊約兩英呎大小的三角形碎片,上面印著英文字「no step」。

  檢視相片

  有著“NO STEP”字樣的殘骸被確認屬於MH370客機上的物品。(東方IC)

  這塊碎片,幾乎可100%確定是MH370的殘骸,屬於飛機「水平安定面」的一部分。吉布森來到莫三比克的首都,把碎片交給了澳洲的領事館,然後他又飛往吉隆坡參加馬航客機失蹤兩周年的紀念活動。他受到熱烈的歡迎。

  2016年6月,吉布森轉往馬達加斯加的東北海岸。這裡他算是挖到了大金礦。他說在第一天的搜尋行動裡他就找到了三件飛機殘骸,幾天後有發現了兩件。一個星期後,在八英哩外另一處海灘有人找到了三片殘骸交給他。他的名聲顯然已經在當地傳開。他說他曾經以每件40美元收購MH370殘骸,結果當地居民全村出動在海邊幫他找了一整天。

  大部分撿拾到的物品都和飛機無關。不過目前為止,已經確定是、或者可能是MH370客機殘骸的幾十件物品中,有大約三分之一是吉布森找到的。

  吉布森曾期待從殘骸中找到飛機失事原因的蛛絲馬跡。比如說,燒焦的電線或許可以說明機上曾發生大火;或者,滿布的爆裂痕跡說明飛機是被飛彈擊中。不過這些殘骸並沒有提供任何線索。

  另外,他也想過是否有旅客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會匆匆留下隻字片語。不過,這類期待也都落空。他所找到唯一可能是罹難旅客的留言,是一頂棒球帽帽沿底下寫的一段馬來文:「親愛的朋友,不管你是誰,如果看到這段話,請在招待所等我。」

  至少,吉布森的發現,證實了專家們對訊號的分析正確:飛機飛行了六個小時後嘎然中止。不曾有人試圖在水面迫降,飛機在撞及水面的剎那碎裂。

  參考資料:The Atlantic

  更多鏡週刊報導

  【馬航空難真相(四)】謠言四起 機長失憶躺在台灣醫院?

  【馬航空難真相(五)】機長刻意製造高空失壓 讓乘客瞬間死亡?

  【馬航空難真相(六)】憂傷而疏離的機長 就是劫機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