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e Rettig:以太坊的治理已经遇上重大挫折

  • 时间:
  • 浏览:118

  编者注:近期关注了 EthFnas 的朋友对 Lane Rettig 这个名字应该不陌生,他是 EWASM 团队的一名开发者,但同时他也非常关心治理问题。他的长文《你想成为一名核心开发者吗》是我看过对整个 EIP 流程描述最为完整的材料。近日,他在推特上发表系列推特,直陈 “以太坊的治理已经遇上重大挫折”,赤诚之心溢于言表。本文为他的系列推特以及他与其他人的辩论。

  Lane Rettig:

  以太坊的治理已经失败(has failed)。

  我们实际上就是技术专家统治(technocracy):一小群技术专家(核心开发者)对协议更新有着最终决定权。

  但我们今日面临越来越多非技术领域的挑战。核心开发者不想做出这些决定,因为他们自认能力不够、害怕承担法律风险,或者本身就习惯回避冲突、只喜欢写代码。

  以太坊基金会不会做决定,因为他们害怕,往好里说就是担心偏袒某一方,往坏里说就是害怕站边(表达意见)。基金会的合法性(legitimacy)也岌岌可危,因为他们既做不到发布一个新的 ethereum.org,也做不到给开发者足够高的报酬,甚至没法回应奖金申请书,等等。

  我认为摆在台面上的选择有以下几种,我也非常好奇,社区到底会怎么选。(当然,不做任何决定和改变也是一种选择。)

  1) 完全放弃治理,变成类似于比特币那样。不再做任何艰难的决定,协议也不再进化,进展会慢下来,然后等着其它项目蚕食以太坊的成果。

  2) 用财阀统治(plutocracy)替代技术专家统治。但持币者也会沉浸在狂喜之中,以至于无法担此决策重任。(只要我们还没有正式的、特殊的身份制度,Democracy 就根本不算可行选项。)

  3) 在当前这个没有明确治理结构所带来的暴政中继续沉沦、放弃技术专家统治、拥抱精英,也就是那些在社区中关系发达的、已经很有权力的人。

  4)承认去中心化治理根本就行不通,放弃以太坊,到其它更好的地方工作。

  5)承认去中心化治理目前还行不通,但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弄清楚该怎么做。因此,我们暂时先回到中心化的治理模式中,引入透明性、问责制等等塑造清明治理的最优工具,尽可能避免治理被完全绑架。

  坦白说,这真是一份让人倒尽胃口的菜单。如果 #5 真是我们现在最好的选择,那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对吧?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在未来的某一天,去中心化治理会突然间变得可行呢?真的这么做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形?我们的路线图又在哪?

  但是,要是选择 #1~#4 的话,我们就已经放弃了、投降了、并且承认了以太坊实验已经失败。

  Lane Rettig 与 Alex Skidanov(Near 协议创始人)bet365的对话

  Alex:我认为 #5 挺好的。如果有一个(可以通过投票来罢免的)中心化实体,来做所有的开发,并且大家也都认可这个组织还是比较明智的,那协议可以快速

  Rettig:你这是本末倒置。投票罢免?谁来投票?如果真的可以被投票罢免,他们也就没有最终决定权,不是吗?那谁有呢?

  A:嗯,最简单的,持币者投票,可以吗?而且最好设立一些立法机构,因为持币者只会在事情极度不对头时才去投票。双花、审查、有意忽视,都不能让人们采取行动,就像我们在 EOS 中看到的那样。

  R:这不是就是财阀统治吗。如果你喜欢,那也没问题。我拒绝这个选项只是因为我不希望以太坊被财阀绑架。

  A:但,这不是当前去中心化治理中的一个挺好的模式吗?

  Lane Rettig 与 Vlad Zamfir 的对话

  Vlad:说好的信仰呢?

  Lane:我充满信仰啊。以太坊以及所有杰出的以太坊人给了我对人性的信心。但,还是那个问题,我们已经卡住了。你这是在给 #5 投支持票吗?我们最终能不能切换回来呢?

  Vlad:#5 我吹爆!虽然我会使用完全不一样的框架……我想说的是,去中心化治理还没有发展到能够处理非技术问题,因为严肃的法律/政治原因

  Lane:但是 Vlad,我们现在需要做决定!我们显然已经陷入困局,协议也显然已经停止进化了。没有决断,我们走不到那一天,甚至我们哪都去不了。那么,谁来做这些决定?我们的 #5 路线图在哪?

  Vlad:以太坊的治理不是正在失败,而是从来没有考虑过去处理非技术因素所带来的挑战。而且,令人惋惜的是,人们一直在尝试用一个为技术挑战而设立的系统去做应对非技术因素的决策。

  我们需要做很多严肃的基础工作,在区块链治理、法律和政治学领域,然后才能驾驭bet365这一切。

  EIP 流程和所有的开发者会议本来就不是为法律、政治挑战而设立的,所以,在我看来,也不应该把这些问题丢给他们。

  Lane Rettig 与 Ryan Sean Adams 的对话

  Ryan:反对你的意见。以太坊的治理是有一些松散,但不要认为这就是失败。到目前为止,它产生的大部分结果都是好的,并且也保持住了对绑架的抗性。

  这种松散和混乱本身就是系统去中心化属性的明证,如果一切都看起来干净又整齐,我反而会比较担心。

  (接 Vlad)

  Rayn:

  协议层已经停止进步

  ETH2.0 技术设计上的每一个重要部分都在快速迭代。你这是在说什么哟?

  Lane:ETH2.0 是一个遥远的应许之地,除非我们拥有能带领我们到那里去的治理模式,否则它不会到来。我们现在是在 A 点,ETH2.0 是在 Q 点,但我们不知道怎么从 A 去 Q。你说,我们怎么走呢?

  Ryan:有啊,我们的治理体系现在就在带我们到 ETH2.0 去啊。我看到本周就要发布测试网了。

  “遥远的应许之地”、“以太坊治理已经失败”、“协议层正在停止进化”……

  我说真的,你为什么这样信口雌黄?

  Lane Rettig:

  我先自我辩白一下:“已经失败” 的语气比较强烈,可能有点过于强烈了。其实,用 “正在失败”、“有可能失败” 或者 “陷入僵局” 意思都是一样的。我的点在于,我们已经受阻了。以太坊仍在运行,网络也仍在出块,但我们已经陷入僵局了。

  澄清一下:我不认为以太坊正在走向失败。但我认为以太坊的治理正在失败。这其中是存在很大差别的。我们需要一场坦诚的对话,讨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我断定,bet365官方如果我们不能就 #progpow 和资金回收以及类似事项作出决定的话,我们就根本没有机会取得 #ETH1.x 和 #ETH2.0 这样的成就,因为其中既有技术挑战,也有社会挑战,并且会以远比当前更加复杂的方式影响更多的利益相关者。

  来吧。看看你能不能改变我的想法(Change my mind)。

  编者注:可以在推特下面的留言看到,大多数人要么支持 #5,要么支持 #2,要么认为 Lane 根本是在胡说八道。而 Lane 确实也在其中腹背受敌(否则也不会发表后面的两端自我辩白),但他还是在努力表达自己的想法。我对 Lane 这样的努力,心有戚戚。


bet365 bet365官方 bet365